張瑞璣·新常富·《晉礦》

[來源:未知][作者:南京新聞網] [日期:2020-01-16 08:31]

去年極少看演出,霜降過后,才看了一場新編的話劇《清明》。

進了大劇院的門,還不曉得劇情和劇中人物,只知道這臺戲取材于百年前的山西大學堂。這一年多,我的業余時光大都花費在編纂《張瑞璣先生年譜》上了,去劇場是想感受那種氛圍,放松一下。

當一位栗色卷發、被稱作“新常富老師”的教授出現在舞臺上時,我不覺一振,戲味似乎也濃了起來。眼睛盯著臺上西裝革履的“新常富”,腦子里想的卻是這位瑞典化學家、地質學家的專著《晉礦》。果然,接下來就聽到臺上人物開始談論《晉礦》了。

整部戲里,新常富和《晉礦》占的戲份很重。編導設計了某個中國教授抄襲《晉礦》引發的矛盾沖突,胡適博士和他的美國老師杜威也被拉來作了陪襯。我卻由新常富和《晉礦》想到了另外一個人,他是一位政府官員。1912年,英文版《晉礦》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出版后,山西這邊有一位政府官員懂這部書的價值,很快組織幾位不久前從英國學成歸來的礦學專家——出國前都是新常富在山西大學堂西齋的學生,將《晉礦》翻譯成中文。這位政府官員還親自題寫書名,作序,“急為付印,以餉各界?!薄渡轿鞔髮W百年校史》載:1913年“2月,山西大學堂畢業生、留英學生趙奇英、高時臻、王錄勛、楊長煜等翻譯的山西大學堂瑞典化學教習新長[常]富所著《晉礦》一書,由山西大國民印刷廠印刷出版?!毙J粪笥凇靶!?,沒有提到這位目光遠大、翻譯印行中起關鍵作用的政府官員。

他就是民國元年山西首任財政司長張瑞璣。

張瑞璣(1872—1928),字衡玉,號老衡、窟野人,別號“誰園第一主人”,清末民初山西趙城縣(今洪洞縣趙城鎮)人,1903年中進士,以“即用知縣”分發陜西。出任山西財政司長前,張瑞璣已宦秦十年,文章經濟譽滿關中,時人稱他“天才卓越,雙目炯炯,豪于文,廉于吏,不避權貴,敢作敢為”。章太炎贊其為清末“良吏第一”。1907年,張瑞璣以宰官之身秘密加入中國同盟會,其縣衙一度成為景梅九等革命黨人的活動場所,招致滿旗“西安將軍”鷹視狼顧。辛亥革命西安舉義后,張瑞璣受命“籌組民政府,繼管銓敘局”。當陜西哥老會與同盟會爭奪大元帥職務時,他與郭希仁“調停哥老會黨人,消弭內爭”,“他們的話,對同盟會和哥老會雙方的團結,發揮了相當大的作用”。事具陜西革命先烈褒恤委員會編《西北革命史征稿》和打響陜西辛亥革命第一槍的朱敘五等人的回憶。太原舉義后,張瑞璣應招回到山西,1912年5月出任山西財政司長。

張瑞璣青年時期接受維新變法思想,學兼中西,以開放的眼光看世界,1904年他就在一篇文章中寫道:“關不可閉,港不可鎖?!彼娅C、研究過美國華盛頓,意大利民族革命領袖馬志尼,英國哲學家培根、霍布斯,荷蘭哲學家斯賓諾莎,法國思想家盧梭、哲學家笛卡爾,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茨等,熟諳西方制度和文化,“洞悉中外高下異同之故,剖析源流,語語精確”(陜西布政使、晚清著名詩人樊增祥評語)。在中西對比中,張瑞璣深知“實學”的重要,為官為師都崇實學、重力行。1906年任韓城知縣,感嘆“經濟實業、農工商礦之學”,長期“屏諸學校庠序之外”“處此實學競爭之世界”,須“切實有用之學”,于是“日以振興學堂為急務”,組織編寫《韓城縣鄉土志》。這部鄉土教材至今還被當地人士看重。1910年任臨潼知縣,“冬夜獨坐,萬感飛集”,作《新樂府》十四首,句句似“賈生之流涕,阮生之痛哭”。其第八首《貧在人 譏礦學之不講也》云:

今日貧,明日貧,或曰國運與天命,貧不在天貧在人。君不見金銀五礦遍山丘,支那之富甲五洲。外人垂涎思手攫,我有寶藏不知搜。金埋土,銀藏壁,不能療貧反招賊。賊入爾室踞爾床,墻壁齊放金銀光。

從這首新樂府可知,張瑞璣對世情國情認識之深、憂患之切。一旦出掌山西財政,便雷厲風行,革除中飽私囊積弊,廣開稅源;又“不惜招毀集謗”,裁撤裁并機關學校,緊縮開支。1912年10月,北京一家報紙以大標題報道“山西財政司得人”。當張瑞璣得知辛亥前山西大學堂西齋選派的11名公費留英學生,因經費無著遲滯娘子關內,又克服“財政奇蹶”的困難,撥??顜椭?1名留學生踏上實學報國之途。這批留學生是民國山西第一批公費留英學生。他們選擇的專業,是那時山西經濟發展(全國亦然)亟須的采礦、理化、制革等。11名留學生從黃浦江揚帆遠航后,張瑞璣便把組織翻譯印行新常富的《晉礦》擺上議事日程。

新常富博士(1879—1963),原名托爾斯滕·埃里克·尼斯特勒姆,畢業于瑞典皇家工學院,1902年應李提摩太之邀來到太原,擔任初創的山西大學堂西學專齋教授。新博士在教學中結合實地考察和化學分析,于1911年8月撰成一部英文著作《晉礦》,1912年在斯德哥爾摩出版。張瑞璣未必通曉英語,但他確乎知道這部英文專著“頗詳明,可資考證”“俾披覽之余,覺寶藏所在,如布地黃金,俯拾即是”,“因商之趙君奇英”翻譯。趙奇英也是趙城人,時任山西化分局局長,后應保晉公司總經理劉篤敬之邀,出任該公司首位中國礦師(此前礦師皆為英、德人),1914年病故。幫助翻譯的三人都是趙奇英的留英同學:高時臻,時任山西大學校校長、工科教授;王錄勛,時任山西大學校工科學長;楊長煜,時任山西大學校工科教授。他們是新常富的弟子,又是清末山西派出的第一批官費留英學生。張瑞璣為《晉礦》撰寫的序言不足三百字,書中據手跡影印,全文如下:

《禹貢》九州皆有貢,而冀州獨無。班孟堅《漢書·地理志》根據《禹貢》,其歷敘晉產僅及谷畜,而鹽鐵亦存略。故三晉地脊民貧之說,數千年莫之能破。近世以來礦學發明,高山峻嶺、窮巖深谷之所蘊藏,爭呈異采。于是三晉煤鐵之富遂甲全球。西人有謂,開采晉煤,足供全球兩千年之用者,其垂涎可想見矣!顧我晉人或習之而不知,知之而不采,采之不得其法,而因以坐困而失利,是可惜也,亦可恥也!往者瑞典新博士調查晉礦,集為成書,頗詳明,可資考證。惜書為英文,不能便披覽。因商之趙君齊英,重為譯述,高君時臻、王君錄勛、楊君長煜兼預其事。不越月而書成,附圖貼說一仍原著,急為付印,以餉各界。俾披覽之余,覺寶藏所在,如布地黃金,俯拾即是。則知我晉人數千年既瘠且貧之由,不在于地而在于人,勿徒抱璞而泣也。幸甚!民國二年二月,趙城張瑞璣序于太原。

拳拳之心,日月可鑒。前引新樂府謂“貧不在天貧在人”,這篇序更言之鑿鑿:“則知我晉人數千年既瘠且貧之由,不在于地而在于人,勿徒抱璞而泣也?!毕荣t金句,百年前啟蒙,百年后催人。

中譯本《晉礦》全書155頁,“化分章”占114頁,分別為:“化分章一 無煙煤”“化分章二 煙煤”“化分章三 鐵礦”“化分章四 銅礦”“化分章五 鉛銀”“化分章六 鐵硫二礦”“化分章七 石膏”?;謫T是新常富本人和他的學生,化分的礦石有360余種。上述11名留英才俊,有5名便是化分員:神池劉世勛、襄垣王縉云、榆次楊仁顯、臨汾潘連茹和楊朝相。書中介紹“特別化學房”:“本齋(按即西學專齋)化學廠之東,于千九百零七年又續修一特別化學房,以備高等化學實驗之用。厥后山西各礦之化分,賴有此耳?!笨芍獙?60余種礦石的化學分析,是在1907年續修的這座“特別化學房”里完成的。該書還介紹了山西地理、氣候、工業、地質、搜羅礦石之方法、地礦分類等。

關于山西的礦產資源,19世紀70年代德國地質地理學家李?;舴易鞒雎眯惺娇疾?,《李?;舴抑袊眯腥沼洝罚ㄉ虅沼^2017年版)有具體記載。20世紀初,魯迅在日本留學時與顧瑯合編《中國礦產志》,“本言·第二章 山西省礦產”對金屬礦、非金屬礦的分布作了極為簡略的介紹。新常富的《晉礦》與李?;舴衣眯腥沼?、《中國礦產志》有何不同?筆者請教山西省煤炭地質局一位教授級高級工程師,他說:“《晉礦》對山西主要礦產資源進行了定量分析評價,開啟了山西礦產資源定量分析的先河?!痹谶@部科學著作的結尾處,新常富滿懷激情地展望“將來之山西”:

將見交通既便,利源日興,則山西地面之改觀,煤鐵業之興旺較勝于前者,更不知幾千萬萬也。言念及此,余不禁為山西大聲賀曰:三晉!三晉!爾誠世界未來之煤鐵一大主人翁也!

這是百年前一位瑞典科學家的愿望,也是山西財政司長張瑞璣和三晉諸多有識之士的吶喊。

百年過去了,今日山西正在奮力轉型中崛起。古人謂“若不仰范前哲,何以貽厥后來”。筆者去年托人在山西大學圖書館、太原理工大學圖書館查找中譯本《晉礦》,未果。后來終于在國家圖書館找到,版權頁上赫然印著“總經理 山西財政司長張瑞璣”?!睹駠鴷r期總書目(1911—1949)》經濟卷“地質礦產”類,列有一百多種書目,中譯本《晉礦》是印行最早的一部。該書初版三個月后即重印,只插入一篇山西實業司長崔廷獻的序言。那時,張瑞璣以清譽當選為第一屆國會參議院議員,已客居京城了。

前面提及幫助翻譯《晉礦》的三人中,臨汾王錄勛與張瑞璣有師生之誼。張瑞璣1901年任平河書院山長,“經史子集外,兼示以新學門徑”。王錄勛讀書于此,受到恩師影響,入山西大學堂西齋,又赴英倫留學,獲工程科博士學位后回國,任山西大學教授、工科學長,1918年至1937年擔任山西大學校長。在山大百年校史上,王錄勛主政時間最長,1928年,他去誰園吊唁恩師,挽詞曰“天喪斯文”,末署“受業王錄勛敬挽”。

(作者衛洪平,系山西省煤炭地質局黨委書記)


友情鏈接:

青海快3开奖号码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