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州市公安局原局長自首:曾因皇家一號“失蹤

[來源:未知][作者:南京新聞網] [日期:2019-11-14 10:06]

  原標題:鄭州市公安局原局長自首:曾因皇家一號“失蹤”,或涉買官賣官窩案

  與大多數落馬官員一樣

  黃保衛也涉嫌斂財、跑官

  但不同之處在于

  他長期擔任地方公安部門“一把手”

  管制對象亦成為他斂財的目標

黃保衛  圖/視覺中國黃保衛  圖/視覺中國

  黃保衛:自首公安局長的“生意經”

  本刊記者/黃孝光

  10月12日,河南省紀委監委發布消息,鄭州市政協主席、黨組書記黃保衛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已主動投案,目前正接受河南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

  今年60歲的黃保衛是山東樂陵人,飛行員出身,先后在河南省三門峽、鄭州等地擔任市公安局長,2011年升任鄭州市委政法委書記、躋身市委常委。2018年9月,他轉任鄭州市政協主席、黨組書記。

  自去年河南徹查黑惡勢力“保護傘”以來,鄭州市警界多人被查。此次黃保衛主動投案,也成為繼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王鐵之后,該省投案自首級別最高的官員。

  《中國新聞周刊》注意到,早在5年前,河南當地便盛傳黃保衛落馬的傳聞。2014年,鄭州“皇家一號”案引發警界震蕩,時任鄭州市公安局長的黃保衛對外宣稱患癌,之后數月沒有公開露面。2015年,久未主持工作的他卸任公安局長一職。

  如今主動投案,黃保衛仕途中的諸多問題也逐漸浮出水面。據消息人士透露,與多數落馬官員一樣,黃保衛也涉嫌斂財、跑官,不同之處在于他長期擔任地方公安部門“一把手”,管制對象亦成為他斂財的目標。

  節前投案

  據知情人透露,黃保衛是在今年國慶節前主動投案的。消息公布后,很快就在鄭州傳了開來,大家紛紛猜測他主動投案的原因。多名受訪者表示,此次黃保衛自首,很可能與“皇家一號”案中潛逃出境的關鍵人物最近落網有關,“他擔心自己被供出來,所以選擇了主動投案”。

  “皇家一號”擁有156個包間、近千名公關小姐,曾經是鄭州最大的色情場所。2013年11月1日,河南省公安廳用異地調警的方式對其突擊搜查,之后歷經5個月的追捕和取證,共查處違法犯罪嫌疑人256人,其中133人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。

  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彼時報道,“皇家一號”實際出資人為陳加貴、任文模、高興武和張軍。陳、任二人當年已歸案,高興武和張軍則離境外逃,直至今年流出落網傳聞。

  2014年4月18日,隨著“皇家一號”案偵查結束,包括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周廷欣、治安支隊支隊長王新敏、金水路分局局長黃柏仁、查辦處處長(原治安支隊副支隊長)李寧等8名鄭州市公安局官員落馬。

  當天,黃保衛主持召開了局直單位和分(縣)局一把手緊急會議。他在會上說,李寧曾向“皇家一號”一次性“借”走200萬元,周廷欣也“借”過錢,王新敏則收受了巨額賄賂。黃保衛還要求其他涉案人員主動到相關部門說明情況,爭取寬大處理。

  一直有輿論認為,作為鄭州市公安局長,黃保衛很難與“皇家一號”案撇清關系。有消息稱,當年黃保衛有兩個秘書涉案被抓,還有一個秘書得到風聲,提前外逃。

  對此說法,鄭州市公安局資深民警肖景瑞(化名)向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解釋稱,彼時查辦處只為黃保衛一人服務,故而查辦處所有成員均被視為黃保衛的秘書。

  “皇家一號”案啟動追責后,黃保衛最終平安過關,這讓包括肖景瑞在內的很多人不解。

  事實上,自2014年4月周廷欣等人落馬后,接連數月,黃保衛都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。那段時間,關于他即將落馬的消息廣為流傳。

  據肖景瑞介紹,黃保衛“失蹤”后再沒有回到工作崗位,而是由常務副局長張書軍接替其主持工作,直至2015年6月他卸任鄭州市公安局長一職。

  2018年9月,59歲的黃保衛辭去鄭州市委政法委書記一職,調任市政協主席。當時,這被輿論解讀為他平安著陸的信號。未料時隔一年,卻傳出了他主動投案的消息。

  就黃保衛主動投案的原因,《中國新聞周刊》曾向河南省紀委監委求證,但截至發稿尚未收到答復。

  在2007年出任鄭州市公安局長之前,黃保衛曾在三門峽市有過一段履職經歷。多名受訪者認為,無論自首出于何種原因,他的問題都要追溯到在三門峽任職期間。

  軍轉干部

  黃保衛1959年12月出生,17歲時考入空軍第三航空學校,就讀飛行專業。畢業后,成為空軍19師55團二大隊的一名飛行員。

  早年的黃保衛是一個許三多式的人物。據《黃保衛:鐵骨丹心保平安》一文描述,黃保衛出身貧寒,到部隊后訓練異常刻苦,“別人不敢試飛的,他敢試;別人干不成的,他想辦法干成。一本厚厚的飛行員手冊,他能一字不差地背下來,連標點都不錯。在全師演練時,他倒背如流的絕技,贏得滿堂彩。”

  此后近20年的時間,黃保衛逐級晉升,歷任空軍19師55團二大隊中隊長、空軍19師55團副團長、濟南軍區航空兵訓練基地主任等,直至成為一名師級干部。

  1999年,黃保衛從部隊轉業,被派往河南擔任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一職。2005年他告別鄭州,赴三門峽任市公安局局長。

  剛到三門峽的第一年,當地便有議論,認為黃保衛“遲早要出事”。

  據當地礦主胡野長(化名)介紹,彼時正值三門峽采礦最瘋狂的時期,私拆亂挖現象嚴重。黃保衛上任四五個月后,三門峽市公安局就啟動了一項持續時間長達半年的整治行動。

  在胡野長看來,這次行動冠以整治之名,實際上是在借機斂財,“由治安大隊出面,將礦主或礦主家人帶到公安局,在不說罪名、不拘留、不打條的情況下,要求礦主‘結賬’才能放人。”胡野長稱,大戶礦主交10萬元左右,小戶礦主交三萬到五萬不等,全市有數百戶礦主。

  “大家都不敢反抗,他們可以查你炸藥、查偷稅漏稅、查涉黑,誰不怕?”胡野長說,整治期間搞得人心惶惶。

  三門峽市一位消息人士向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說,黃保衛之所以能在極短時間內開展“整治”,是因為他和時任三門峽市委書記連子恒等人結成了關系網。“連子恒的兒子在鄭州經八路派出所當所長,之前得到了黃保衛的庇護。黃保衛來三門峽后,連子恒肯定會關照他。”

  2008年連子恒離開三門峽后,該市曝出買官賣官窩案,三門峽市原副市長張君貴、市委組織部原部長李衛民、澠池縣原縣委書記仝孟蛟等9名官員陸續被查。2014年,連子恒在河南省人大常委會秘書長任上落馬,隔年被控受賄2000萬,并私藏槍支10支、彈藥808發。

  據連子恒的供述,槍支是三門峽市煤炭局原局長雷建國所贈。當時就有輿論質疑,一個非公安非武警的煤炭局長都能搞到這么多槍支彈藥,當地公安部門難辭其咎。前述消息人士表示,事實上這些槍支來源于黃保衛。

  這位消息人士稱,有了連子恒等人撐腰,黃保衛越來越有恃無恐。到三門峽的第一年,他就為三門峽市公安局配備了一架美國蜂鳥牌直升機。“三門峽位于晉陜豫三省交界處,當時河對面的山西和西面的陜西都還沒有直升機。”這位消息人士稱,飛行員出身的黃保衛,甚至曾親自開著直升機到省公安廳開會,如此高調的行為在當地曾引起強烈反響。

  另一起輿論事件,同樣因直升機而起。據大河網報道,2007年成千上萬只白天鵝從西伯利亞飛臨三門峽棲息過冬,吸引大量攝影愛好者前往拍攝。為了能讓影友們拍到天鵝成群起飛的壯觀畫面,市公安局出動直升飛機驅趕天鵝。未料天鵝受到驚嚇,部分死傷,一時鬧得沸沸揚揚。

  據多名受訪者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黃保衛派直升機驅趕天鵝,事實上是為了取悅酷愛攝影的上級領導秦玉海。

  熱衷“抄場子”

  2007年6月,在三門峽歷練兩年后,黃保衛重新回到鄭州。這一次,他的職務是鄭州市副市長、公安局局長,正式主管這座城市的安保工作。

  肖景瑞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黃保衛把在三門峽針對管制對象斂財的手段也帶到了鄭州。之前黃保衛擔任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時,還兼任二七分局局長。升任市局“一把手”后,他將曾任二七分局副局長的周廷欣提拔為市局副局長、將二七分局另一位女性副局長提拔為火車站分局局長,二人再次成為黃保衛的左膀右臂。

  “火車站分局是市局的直屬分局,市局指揮它做事名正言順,后來大家才明白,黃保衛這是在提前布局。”肖景瑞介紹說,黃保衛此后多次在全市范圍內開展整治黃賭毒場所的行動,“這在我們內部叫做‘抄場子’,實際上是為了斂財。”具體而言,黃保衛充當幕后“老板”,由周廷欣作批示查抄某家場所,火車站分局負責行動落實。

  據肖景瑞了解,被抄的場子不但要交幾十萬元罰款,還得按月向火車站分局“納貢”。“個別場子原本是其他分局保護的,也給抄了。為此那些局長向火車站分局求情,但是不管用,這些場子后面就得交兩份錢。”

  《中國新聞周刊》早年對“皇家一號”案的報道,部分印證了肖景瑞的前述說法。“如果沒有保護傘,很多場所是不敢營業的,一些娛樂場所光裝修就花上千萬元,如果幾個月就被查了,進監獄了,成本都收不回來。”彼時鄭州另一名警官提到,“很多場子每月都會給轄區分局送兩份錢,明著一份,私下還給治安大隊長、分局局長一份,美其名曰‘贊助’,實為收保護費。”

2014年4月25日,因涉黃被查封 的鄭州“皇家一號會所”大門 關閉。圖/視覺中國2014年4月25日,因涉黃被查封 的鄭州“皇家一號會所”大門 關閉。圖/視覺中國

  這場“整治”后來被一場行動意外打斷。2013年,河南省公安廳越過鄭州市公安局,直接抄了鄭州最大的一家場子——“皇家一號”。河南警界繼而遭遇大震蕩,共有152名民警被查處。媒體報道,“警傘”中級別最高的周廷欣,曾領著“皇家一號”的小姐坐飛機外出游玩。案發后,他“被架起胳膊從公安局帶走”。

  “沒有黃保衛的默許甚至安排,周廷欣敢這么大膽嗎?我們一直認為黃保衛才是最大的保護傘。”肖景瑞說。

  據肖景瑞介紹,有關部門曾調查過鄭州市公安局火車站分局收保護費一事。“當時火車站分局治安大隊的大隊長為這事還嚇跑不干了,但因為黃保衛仍然在位,調查也就無疾而終了。”2015年黃保衛卸任公安局長后,有內部人士再次發出舉報,“紀委也介入了,但他們提前得到風聲,把抄場子的賬本燒了,還是沒查出結果。”

  與斂財相對應的是跑官。不止一位知情者向《中國新聞周刊》透露,黃保衛任鄭州市公安局長期間至少有過兩次升職機會,但最終都因為貪腐問題而未能如愿。

  第一次是在2013年,據傳黃保衛將調到中東部某省任公安廳廳長,但一起發票外泄事件讓此事泡了湯。當時,網上傳出一張巨額發票,有消息稱發票背后的故事是,黃保衛曾在北京一所高檔酒店內,斥巨資宴請公安部原副部長李東生。“黃保衛將發票拿回來報銷,沒想到一名警察把發票拍了照,傳到了網上。”一位知情人士說。肖景瑞也證實,當時治安支隊一副支隊長專程去北京替黃保衛“滅火”,那名泄密警察事后也受到了處分。

  黃保衛的另一次升職機會則是在2015年,但因“皇家一號”被查,河南省紀委不同意,最終也泡了湯。

  功過是非

  “他是個特別突出、個性鮮明的局長。”即便存在種種腐敗行為,肖景瑞在接受采訪時依然反復強調,黃保衛是他共事過的8任公安局長中,“最懂業務、最接地氣的一個”。

  據肖景瑞回憶,黃保衛開會喜歡站著講,通常不超過一個小時,“沒有什么廢話”。

  另據三門峽消息人士介紹,部隊出身的黃保衛,作風干練、霸道。某次半夜出差回來,路過盧氏縣公安局五里川派出所,看到值班民警在睡覺,他一腳把門踹開。民警不知來者是誰,與他廝打起來。他為此大怒,把盧氏縣公安局長連夜叫來,將該民警就地免職。

  早年在部隊,某次試飛時出現意外,黃保衛果斷處置,避免了悲劇的發生。后來接受媒體采訪,他感慨道:“一個死過的人,現在還活著,你說他還有什么可怕的?”

  與此同時,黃保衛還對外展示出一種親民形象。“他不是中規中矩的那種官僚,對媒體很開放,不少上訪群眾也有他的手機號,他會接電話甚至回短信。”鄭州市一位與他打過交道的媒體人說。黃保衛曾親自創作了一首名為《實打實》的歌曲,歌中唱道:“鄭州是啥?是咱警察的家;百姓是啥?是咱警察的媽;家和樂才能把根扎下;媽高興咱才能說得起話。”

  黃保衛在任期間,鄭州命案偵破率連續5年居全國省會城市和副省級城市前列,“雙搶”案件發案率較2007年剛赴任時下降30%,2013年獲授“全國社會管理綜合治理優秀市”。

  治安的改善,部分程度上得益于黃保衛推出的“四嚴一創”活動——嚴厲打擊、嚴密防范、嚴格執法、嚴格管理,創建平安鄭州。與這項舉措相配套的激勵措施是,“四嚴一創”中全市派出所參與排名,前五名的一律重用。

  不過,“四嚴一創”活動進行到后期,也逐漸失去了效力。據一名當地跑公安口的記者回憶,某次全市公安社區警務會議上,黃保衛突然丟掉講稿,講了番“掏心窩子”的話:“有人背地里說我用人不公,不是按‘四嚴一創’成績來的。我站在這里,有人用胳膊勒住我的脖子,說我如果伸手拉一下哪個人,他就放開我。我也想活,我也有家人需要照顧啊……”

  黃保衛被誰“勒住了脖子”不得而知,但他主動投案后,對河南警界的震蕩仍在持續。

  2010年,時任河南省公安廳廳長秦玉海在全省范圍內推動了“撤銷公安分局、做大派出所”的警務機制改革,一度被詬病為是變相賣官。據悉,公安部已要求鄭州市在今年10月底之前恢復原來“一區一分局”的制度。

  “鄭州準備實施了,市委也批辦了,打算國慶安保結束后立即啟動,未料黃保衛自首,不得不擱置下來。”肖景瑞說,“一個區的多個分局合并后,選誰來當局長,不好安排。現任不少局長都是黃保衛的裙帶,萬一這頭剛宣布,那頭就被黃保衛供出,又得撤掉,就鬧笑話了。”

  事實上,去年以來,三門峽市靈寶市公安局原局長宋中奎、鄭州市公安局潔云路分局原局長成健、十八里河分局原局長劉叢德、二里崗分局原局長劉冰等,已有多名曾受黃保衛提拔的警界官員相繼被查或投案。

責任編輯:祝加貝

相關文章

友情鏈接:

青海快3开奖号码今天